欢迎光临~广州市广博康体休闲洁具厂良机牌
语言选择: 中文版 ∷  英文版

新闻中心

走向中药熏蒸的自由王国

走向中药熏蒸的自由王国


中医药是祖国璀灿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药外治疗法是中医药学的一个分支。中药外治,方法众多,洋洋洒洒,林林总总百多种,较之汤药内服真可谓其法变化无穷。历经千百年的实践,这些疗法或借自然之力,或倚人力之功,或操器具之便,或依药石之效,或诸法合用,诸力共施,常收事半功倍之效,于急救、于治疾、于康复、于养生,皆显不凡之身手,深得医家、病者之青睐,因此千百年来非但不衰不竭,反而波涌浪涛,不断发展,日臻完备。
中药熏蒸疗法又称为中药蒸煮疗法或中药汽浴疗法,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亦有称之为“烘雅”疗法的,是诸多外治法中的一棵奇葩,一块瑰宝,源远流长。中药熏蒸是以热药蒸汽为治疗因子的一种化学、物理综合疗法。推崇运用这种方法于临床的,先秦后汉就有记载,唐宋元明亦不乏其人,及至清代,更是趋于成熟与完善。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科学技术的日新月异,中药熏蒸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均亦有相应发展,逐渐泛用于休闲保健、康复疗养和临床治疗疾病的诸多方面。
用中药煎煮外治疾病的最早文字记载见于《礼记》:头有疮则沐,身有疡则浴。《黄帝内经》亦曰:其有邪者,渍形以为汗,邪可随汗解。明确提出用中药煎煮的热药蒸汽熏蒸治疗疾病的则为马王堆汉墓中的《五十二病方》,其中有熏蒸洗浴八方,如用骆阮熏治痔疮;用韭和酒煮沸熏治伤科病症等。东汉医圣张仲景的《金匮要略》亦记述了用苦参扬熏洗治疗狐惑病蚀于妇人下部的药方与手法。晋·葛《洪肘后备急方》记述了用煮黄柏、黄岑熏洗治疗创伤与疡痈症;唐代医药大家孙思邈的《千金要方》则记述了用大剂黄芪防风汤熏蒸治疗柳太后中风不语使其苏醒的方药与手法;中药熏蒸疗法用于皇宫深院救治皇太后的中风重症,足可窥中药熏蒸疗法在当时的作用和影响之一斑。及至清代,熏蒸疗法更是深入民间、逍遥于皇宫,为寻常百姓和帝后摈妃们广为应用;其间《急救广生论》和《理论骈文》的问世更是标志着中药外治这一中国传统医药学分支科学体系的成熟与完善;尤其是《理论骈文》宏论之精辟、之辨证、之颠扑不破更是将中药外治从实践到理论推向一个全新的高度;其中融会贯通了外治宗师吴师机:余学外治十余年、逮亲验数万人,其治愈不胜计的艰辛实践。
近几十年,随着科技的进步,亦有一批很有影响的专著如《自然疗法大全》、《实用中医独特疗法大全》、《当代中药外治临床大全》、《中国医学疗法大全》等以及十余种有关中药熏蒸洗浴疗法的单行本相继出版,师承前人,推陈出新,为中药外治和中药熏蒸疗法的不断发展推波助澜。

作用机理

中药熏蒸具有显著、强大、持久的生理、药理效应。产生这两个效应是熏蒸的热能与对症使用的药物。治疗过程中,热与药这一对治疗因子是相互影响、共同作用于机体产生协同增效作用的。
热是一种物理因子,热疗属物理疗法的范畴。熏蒸过程的热效应是由源源不断的热药蒸汽以对流和传导的方式直接作用于人体的。而药疗效应或是由熏蒸药物中逸出的中药粒子(为分子或离子,下同)作用于体表直接产生杀虫、杀菌、消炎、止痒、治痛等作用,或是经透皮吸收人体通过激动组织细胞受体的生物化学过程发挥药疗作用。中药熏蒸过程中,丰富热能和大量药物持续作用于人体,使出现以下一系列生理、药理效应。
其一是周身体表毛细血管网被充分扩张、开放,外周血容迅速增多,导致体内储血和内脏血液重新分布,进而促进全身血液大循环。这种因热能因子疏通腠理及产生的舒张血管、通达血脉、促进血液大循环的结果同时促进了当归、川芍、丹参、益母草等药物的渗透与吸收,而随着活血化瘀药物的吸收并发挥药效,又使因热效应产生的活血化瘀作用更加突出,更加持久。
生命的特征在于机体能从所处的环境中吸取营养进行合成代谢,以实现细胞和组织的生理功能,同时还要进行分解代谢以排除对机体的有害物质以维持机体内环境的稳定,保持机体正常功能及物质与能量的平衡。
上述过程的正常进行必须依赖畅通无阻和时刻不停的体液循环来保证,尤以血液循环为突出。现代微循环研究清楚地揭示了血液循环状况与人的健康及疾病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中医理论亦明确指出:“气血不畅,百病乃变化而生”。活血化瘀的治则在祖国传统医学和临床的医疗实践中始终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对慢性病的治疗,对老年病康复,对养生保健更是意义深远。
其二是低密度、易流动、热卡高、传热效果好的熟药蒸汽作用于人体所产生的“发汗”效应。发汗为中医治病基本手法之一,具有解表去邪,祛风除湿,利水消肿,排泄体内有毒有害物质的功能,可有效清洁机体内环境、维护机体健康。由于发汗可有效调节体内水液输布、运行和排泄,而机体组织的水份又高达65%,所以,发汗手段的灵活、辨证运用,其生理效应和对体液的调节作用具有重要的临床价值。其意义之一为:可迅速排出体内多余水份及代谢废物,这对肾功能不全或其它原因导致的水肿或尿潴留病人显得尤为重要。据临床研究得知:肾功能不全时,皮肤的代偿性排泄尿素氮、肌酐和尿酸的功能明显增强,可有效缓解尿毒症状,减轻肾脏的排尿负担。如发汗过程设计准确、操作得当,可替代或部分替代临床常用的血液透折或腹膜透析,有学者称这种熏蒸发汗排毒的方法为“皮肤透析”,有良好应用前景。其意义之二为:发汗启动、引导了体内水按由内向外的运行和排泄。局部熏蒸可造成局部组织的水液加速流动与排泄,全身熏蒸可造成大范围的水液流动与排泄.根据不同的治疗目的,通过准确设定熏蒸强度,控制好熏蒸部位和发汗量,就可造成相应区域或全身不同程度的缺水状态,此时,有针对性地经口服途径给机体补充汤药,根据体掖流动分配规则,就可带来熏蒸局部药物分布较为集中的“靶向效应”。这不但是上述水液丢失急需补充水液的缘故,还因为局部熏蒸导致熏蒸局部的血液灌流量增加,就使得更多的药物流向人们期待的地方。这种方法作用于全身,操作得当,其药物吸收、扩散的速度介于肌肉注射和静滴之间,这无疑给中药汤液的口服给药快速吸收和发挥作用增添了新意。
当然,发汗更是人体散热的重要途径,在气温较高或从事激烈活动时,发汗是保持体温恒定的主要方式。发汗对于治疗疾病、对于我们机体的健康具有重要的生理作用,这是不言而喻的。用现代化的中药熏蒸方法实现“发汗程度”的准确控制,从而使临床医生运用“汗法”这一手段去治疗疾病、康复保健变得得心应手、运用自如.在熏蒸过程中有选择地加入麻黄、桂枝,干姜、花椒等辛温中药,可在较低熏蒸强度条件下,强化发汗解衰过程。
其三是神经、经络调节作用。人体皮肤分布着无数神经感受器和由腧穴,这些感受器和膪穴分别通过神经纤维和十二经络组成一个完整的信息网络,时刻保持着皮肤-内脏一大脑间频繁的信息传递与调节过程。临床上常发现内脏病变时,某一区域皮肤痛觉变得敏感起来,还有可能发生牵涉痛或反射性肌痉挛。这种联系反映在解剖上的关系是:外周传入感觉神经在脊髓段与内脏传入神经发生了交织与联系,从而使传导的信号相互影响。因此,中药熏蒸的热药效应绝不仅仅是产生皮肤的温热或药疗作用,而是导致一系列如情绪轻松、肌肉松弛,睡眠改善、身心舒畅等生理、心理变化;反应在内部脏器上,就是偏胜偏衰的脏器功能趋于协调、平衡;这就是神经与经络调节的结果。同时施用养血补气安神中药可促进和强化上述调节过程。
其四是治痛。痛觉感受对人的身心与健康是一种不良刺激。痛觉较重时,会对人的情绪、血压、饮食、睡眠乃至学习和工作造成严重干扰。熏蒸治疗因子作用于感觉神经,可降低其兴奋性,使主观上的痛觉感受减轻。这可能是因为感觉神经受到刺激产生的信号作为一种与痛觉信号同时传人脊髓神经再传至大脑中枢时,在传递的通路上对痛觉信号产生干扰,从而减弱其传至大脑中枢时的强度,使痛觉减轻。再就是熏蒸热环境加剧了体内神经传递介质或其它相关分子、高于的无序运动,从而在分子或离子水平上阻碍或干扰了痛觉信号的传导过程,起了治痛作用。还有就是治疗过程增加局部血液循环和营养供应,加快清除局部代谢废物,炎性渗出物及致痛物质,减轻局部肿胀,缓解或消涂关节、肌肉拘挛等,亦使疼痛得以缓解。另外,熏蒸中药雷公藤、马钱子、川、草乌等亦发挥了直接治痛或强化上述治痛过程的作用。
其五是药物的体表治疗与引药人体继续作用。中药熏蒸的药物治疗作用直接与皮肤相关,皮肤不但有保护机体免受外邪侵袭的屏障作用,而且具有分泌、掉泄,呼吸、渗透和吸收的功能,所以亦是与外界进行交换的器官。对皮肤体表的痈疽疮疡及各种皮肤病,熏蒸药物的有效成分可直接在接触的肌肤部位产生药效或在向体内转运的透皮吸收过程即发挥其抑菌,消炎、杀虫止痒、消肿止痛等作用。对这些皮肤外衰或浅表部位的病症,内服药鞭长莫及,药效的发挥和局部血药浓度难以令人满意。而熏蒸施药却直达病所,起效迅捷,故历来受到医家的重视和患者的欢迎。
中药熏蒸治疗因子“热”与“药”的效应是广泛的,清.吴师机对此亦有论述。吴氏曰:虽熏蒸量宜为之是寒症,即是热症亦可用之。其因由:一则得热则行,二则以热引热,使热外出也。故不但风、寒、湿症可用熏蒸法,即热症亦可用之;因气血得热则行,见冷则凝。热能使患处或熏蒸者气血流通,经络和畅,从而消肿止痛,还可使毛孔疏松、腠理得开、热毒外泄,这就是得热则行,以热引热之意。这些辩证论述与现代微循环研究结果和人体的产热散热机制完全相符。对于熏蒸之用药,吴氏曰:外泊之药即内治之药,所异者法耳,医理药性无二。因此,熏蒸配方选药的余地是很大的。在熏蒸条件下,热发药性,引药入体,药助热势,协同发挥治疗作用,因而疗效独特。

药物的透皮吸收

对关节、肌腱、筋膜及软组织的炎性改变等症,仅靠药物的体表作用显然是不够的。药物必须有效进入体内才能发挥进一步的治疗作用。大量临床观察和研究分析证明:对全身熏蒸而言,药物进皮吸收主要是通过:(1)遍布全身体表数以百万计的汗孔、毛囊、皮脂腺,这些组织对熏蒸中的芳香性、挥发性成份有很好的亲和性,在温热状态下,十分有利于中药粒子的通过和进入;(2)角质层水合转运。皮肤角质层在熏蒸状态温热、水汽、药物的共同作用下被充分水合,水合后的角质层含水量可由平时的10%增加到的50%以上,并且其结构发生变化,不但膨胀、松软,而且细胞重排为多孔状,具有很好的亲水性和辅导性,其药物透皮速率可比常态下提高4倍以上,如再考虑温热效应的促进作用,则综合因素可使水合后的角质层成为中药粒子进入体内的主要与便捷通道;(3)生物膜的跨膜扩散。生物体细胞的膜结构对于一定分子量的物质而言,粘附与交换的渠道是始终洞开的,这是由生物细胞自身的生命代谢活动所决定的,没有这种交换,细胞的生命活动就难以为继。这是许多药物粒子进入体内发挥药疗作用的又一通道; (4)是人体的九窍,其中尤以鼻粘膜和肺泡组织对药物的吸收效果为好,这对治疗呼吸系统的病症尤有意义;(5)是细胞、组织的间隙渗透。微观状态下的细胞与细胞、组织与组织间并非是天衣无缝的,这些似乎不为人们注意的孔隙对于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井作高速运动的中药粒子而言,也是进人体内的方便之路。那么,药物透皮吸收的动力何在?其一,由于中药挥发性成份在煮沸蒸腾过程中极易获得新的能量实现自身电子能级的跃迁,从而脱离原有的束缚状态,成为具有一定动能和势能的高能自由粒子,这些粒子依具很高运动速度所形成的动力,在与人体的频繁碰撞中不断通过上述组织或孔隙进人体内。为提高药物吸收效果,从远古时代的单、被围裹到今天相对封闭的熏蒸舱都是为了覆集较高浓度的药物成份,依据气体或液体浓度渗透与扩散原理,被、单或熏蒸舱内高浓的药物成份便成为药物粒子从体外向体内渗透、扩散的第二个动力。很显然,熏蒸过程挥发性成份的积聚浓度、熏蒸持续的时间与药物透皮吸收的量密切相关。不仅如此,熏蒸吸收药物的效果还与以下一些因素相关。
发汗和引药入体的温差。为提高熏蒸药物的透皮吸收效果,在熏蒸温度的设定上应有发汗利水和引药入体二个时间段概念。发汗段的温度一般比引药期高2℃左右,发汗段的持续时间要视具体情况确定,一般情况下体壮的大汗即可,体弱的小汗即止,不可过度;发汗后,人体的腠理已完全开放,温度略有下降后,汗就少了,此时,药物的透支吸收成为主要趋势。对充分考虑药物透皮吸收效果的精细严密的设计过程而言,不但药物的投放时间要认真考虑把握,而且透皮促进剂的选择和加入亦是不可疏忽的重要环节。
透皮促进剂或透皮增效剂的使用。汤药内服常用药引,顾名思意,是引导诸药上行或下行以获得更佳疗效的向导或促进剂。外用药亦有药引,尤其是熏蒸疗法。中药熏蒸传统的促进剂为酒和醋;前者具有通血脉、引药性、助药力、行药势,可行气走窜于全身的作用。因其具有较好的水、脂兼溶性,又可扩张、通达血脉,故为熏蒸疗法最常用的透皮促进剂,最宜在治疗风、寒、湿引致的痹症或跌打损伤急性期后的化瘀消肿、活二止痛时运用。醋,性酸、温,具有消痈肿、散水汽,杀邪毒之功效,在治疗皮肤的痈疽疮疡和颈、腰、足跟等骨质增生致痛时常用之,亦有很好发散药性、增加药效之功。
除了上述传统的透皮促进剂外,临床较为广泛使用的新型透皮促进剂为二甲亚砜,5%的用量使可明显增加药物的透皮吸收,近几年间世的氮酮不但毒副作用极小,而且其透皮促进作用更为显著,1%的用量即可使某些药物的透皮吸收成倍增加。具体使用时,酒和醋可直接加入蒸锅中,氮酮宜配成1.5%的溶液剂,在引药阶段直接喷雾在熏蒸局部或熏蒸舱内便可实现促进吸收的目的。

投药方式与时机选择

投药方式与时机选择同样影响中药熏蒸的治疗结果。对定人定量用药而言,投药方式主要影响熏蒸过程的药疗成分,而时机选择主要影响药物的吸收过程与吸收量。
中药熏蒸的投药方式通常有固、液两大类别。投放固体药物有直接使用原药材,亦有直接用新鲜草药的,更为普遍的是用市售饮片。固体投药有较好的经济性,尤其是山区、农村和其周边中小城镇,中草药资源丰富,易得、且价格低廉。直接使用原药材或饮片使得药物的绝大部分成分能包容兼顾,在煮沸蒸发过程中依其分子量大小、极性强弱、熔点高低而随机逸出,这对中药复方倾向于多成份整体发挥治疗作用的机制是协调的。直接使用药材或饮片的不足主要是在蒸煮条件下现场处理药渣较为麻烦,影响连续使用。实践中,针对上述“热处理药渣”影响连续操作的不足,常常采用多量药物一次集中投放的方式,通常半天或一天投药一次。少则一次投放3-5人量,多则一次投放十人或十人以上量。如此操作的结果,可造成熏蒸过程中随时间延长药物成分发生由小分子到大分子、药物浓度由高到低的变化。这样,就使得在不同时间段治疗的人吸收了有区别的药物成分与不一的量,产生了效果不一的治疗结果,这是熏蒸集中投药有待解决的问题。
很显然,未经溶液化处理的药材或饮片在熏蒸中不易实现连续,定量投药的要求。就临床使用而言,对药材进行预处理并制成不同性质的溶液剂具有明显的优越性与实用性。对熏蒸设备多、用药量大的单位,预先用工厂化方法制备药材的提取液,不但效率高,而且也很经济。更重要的是,用不同溶媒制备的中药溶液剂可实现中药熏蒸用药的少而精和规范、定量、系列化,使中药熏蒸的用药与现代科技的进步相吻合,这是中药熏蒸用药研究与发展的方向。
根据物质相似相溶的原理,选用不同极性的溶媒就可获得药材中相应性质的成分,这就等于对药物成分进行了选择与弃舍。如使用极性溶媒水浸提药材,其获得的溶液拉中水溶性成分就是主要趋势。而用非极性溶媒如乙醚或氯仿浸提药材,其溶液剂中的脂类和类脂质便是主要成分。如要二者兼顾,则可选用半极性溶媒或多种多样的混合溶媒来实现不同的制备与使用要求。半极性溶媒中以乙醇最具特色,其不但对极性物质和非极性物质都具有良好的可溶性,而且可以任何比例与水混溶,并且还能与水、乙酸或柠檬酸等组成偏酸性的混合溶媒,与水、碳酸钠或碳酸氢钠等组成偏碱性的混合溶媒等,使得提取成分的选择性更优、针对性更强,有效性更高,应用范围更广。
在定人定量投药的治疗条件下,中药熏蒸的时机选择主要影响药物的吸收量。其原因一是熏蒸吸收药物的主要途径是皮肤,而皮肤结构的最外角质层在通常情况下具有屏障与防护作用,尤其是对水溶性成分具有排疏性。在熏蒸初始角质层未充分水合时,药物的透皮吸收速率缓慢。原因之二是,熏蒸前期,分布于真皮层中的毛细血管未充分舒张,毛细血管网未充分开放,外周血容少、微循环不畅;此种状态下,即使药物循角质层以外的通道如皮脂腺、毛囊、汗腺等进入皮内,也主要是在真皮的浅表部位堆积,其结果是平衡了体表内外的药物浓度差,抵消、削减了药源渗透与扩散的动力与速度。如药物投放过早,那么处于这个不利吸收和转运、扩散过程中的最有利于穿透皮肤被吸收的高浓挥发性药物成分必然或多或少地散逸到空间,造成药源的浪费与吸收量的减少。如果缺少相对封闭的熏蒸环境,那么药漏的损失和浪费就更大,透皮吸收的量和药疗效果就更难保证了。
因此,熏蒸的最佳投药时机应在熏蒸起动10分钟左右、出现微汗、腠理疏通时进行。如直接投放药材,考虑到药材的浸润过程,时间应适当前移。

熏蒸器具

实施中药熏蒸必须使用器具。《伤和补要》曰:凡宿伤在皮里膜外,虽服行药不能除根,服瓜皮散,次用落得打草、陈小麦、艾叶三味,用水共煎一锅,滚透,入小口缸内,横板一块,患人坐板上,再将单被盖其身,其汗即至,不可闪让,恐汗即止,病根不清也.其药其术皆一目了然,所述之锅、缸、板、单被即为传统的熏蒸器具。至今在许多地方,虽有所变化,有所不同,但基本仍是这个模式?quot;简成了中药熏蒸的特点之一.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这种难登大雅之堂,而更重要的是无法保证熏蒸治疗效果的方法显然是大大落伍了。熏蒸器具的革命已历史地摆在我们的面前。
已经面市和即将面市的各类熏蒸器具虽还说不上尽善尽美,但和传统用具相比,已有了显著的质的变化。一是主体材料大都选用强度高、耐温范围广、无毒、较易成型的玻璃钢;也有完全选用全木的,天然的木质,天然的药材,如此相配,还其自然疗法之本色,也是体现一种返朴归真的情感文化;还有选用装饰效果更好的人造玛瑙制作舱体的。二是加热方式大都选用清洁、无污染的电能源。三是温度、时间控制的方便性、准确性大为提高。大多数产品均可自由设定、自动控制时间与温度。四是在蒸煮锅的液位监测和加水控制上,大多数产品已设有高低液位的监测和报警装置,自动化程度高的液位监控和蒸锅补水则完全自动进行,操作使用十分方便。五是投药方式灵活多样,有的直接投放药材或饮片,有的则投放预先浸提的药液,也有的是将预制药液泵到特制蒸发器中加热成发。还有设计更周到的,药材、饮片、药液均可按需要使用,具有更大的方便与灵活性。但需要指出的是:投放药物形式和蒸发形式的不同,其药性和药理作用亦有所区别,临床工作者应有选择地使用。
由于目前各类或蒸器具的商品化还不充分,因而对这类器具暂时还缺少统一的产品标准及分类文件,为便于介绍,暂以局部、全身和露头三种有所区别的作用部位分类叙述。
局部熏蒸用的器具品种稍多,面市的主要有:坐熏(洗)臀部的,熏蒸四肢的,熏蒸头面部的,如碗状倒扣可熏蒸颈、腰等局部的,床式熏蒸腰、腿局部的,还有一种喷咀式的,使用范围比较游移,比较合适的仍是局部小范围,因此亦归类于局部熏蒸器。以上这些产品有的设有熏蒸罩、熏蒸舱,使熏蒸的空间确定、密闭性能好,使用方便,效果亦较有保证;也有一些仍需操作者视情况用单被对熏蒸部位进行遮盖或包裹的。
全身使用的熏蒸器具主要有二种,一是自制固定式的熏蒸室,二是可移动厨柜式的;前者一般都是自行设计、就地取材,有用砖、水泥及饰面材料的;也有用木材的;加热方式有用本单位锅炉供汽的,也有直接用煤或燃油的,少数亦有用电的;这类熏蒸室一般容积较大,最多的可容纳近十人,几乎均以人工操作和粗放式控制为主,熏蒸强度是个模糊不清和捉摸不定的幽灵。后者的空间一般不大,一般可容纳2~3人,这一类加热方式一般以电能为主,温度、时间一般都可自动控制,仅液位和蒸煮锅的补水有手控的,亦有自动的。
露头式的熏蒸器具品种也较多,许多人钟情于露头式熏蒸,其主要原因可能是以下一些方面:一是露头式在熏蒸过程中基本没有闷热感;二是无氧气不足影响健康之担忧;三是熏蒸过程可同时接受视听享受或音乐治疗;四是可接受清凉或滋补饮料或汤药的即时服务;五是可享受熏蒸过程的头面部护理。面市的这一类产品除了自动化程度和投药方式上的区别外,其余主要就是座式与躺式的区别,二者在使用上没有本质的不同,至于是座式舒服还是躺式更适宜,亦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躺式的体积大,占用的空间无疑也要大些。

熏蒸方案

要使中药熏蒸达到比较理想的结果,必须有完整熏蒸方案的设计。一个较为全面的熏蒸方案至少应包括以下五个方面的内容:(1)辩证论病,(2)按病施药,(3)熏蒸强度,(4)熏蒸疗程,(5)协同治疗;辩证论病就是根据中医临床望闻问切收集资料,症状及体征,结合现代诊察仪器,设备的检验或检查结果,对所患之疾病作出明确或比较明确的判定;对其中适合用中药熏蒸的患者有针对性地配方组药,施治;如病症明确,配药准确,用量合理,则药疗效果自然就能有所保证。再就是熏蒸强度。熏蒸强度的设计有既定因素和不定因素。既定因素是患者的身体强弱、病症及病情轻重;不定因素是熏蒸过程中的反应和变化,这里主要是指耐受性与适应性的问题。所以熏蒸强度设定后是需要在治疗的过程中根据出现和掌握的新情况作调整的。熏蒸强度由熏蒸温度和持续时间二个因素构成。对某一确定的熏蒸强度而言,温度高些,则熏蒸的时间就要短些;不能适应较高温度的,则时间就可长些,只要二者的乘积基本相等,那么就可认为熏蒸强度大体未变。熏蒸强度对不同的人不是定量,即使对同一个人也不是定量,这是因人体有趋向适应新环境的自我调节能力。譬如对高热环境而言,人体若常在高热环境中,那么体内一种耐热蛋白的合成能力就增强,人体皮肤、肌肉组织中的耐热蛋白增多了,人的耐热能力自然就提高了,在这种情况下,如仍使用前面所设定的熏蒸温度,就引不起机体的应激反应,即机体已经适应或比较适应了,没有或基本没有反应了,这时如不调整治疗剂量即提高熏蒸温度,就不可能达成治疗效果。因各个体耐热蛋白的合成能力不同并且也是有限度的,因此,对高温环境的耐受能力也不同,并且也是有限度的。熏蒸强度如果接近极限后,但病情的治疗还须继续进行,此时就必须结束这一疗程,因为,接近熏蒸强度的极眼后,机体对治疗因子的刺激响应程度已明显下降,此对,如坚持治疗,不是没有效果就是走向反面;这就如同鸡鱼肉蛋肯定是好营养,但不顾个体吸收与承受能力而一味多施,必然会适得其反的道理是一样的。对不同的个体应设定什么样的熏蒸强度;对同一个体,在连续的熏蒸疗程中,熏蒸强度应作怎样的变动和调整,是临床医生和具体操作人员应该注意观察和掌握的。
关于疗程的设定有三个概念:首先是一个疗程熏几次,是五次,七次还是十次?一般疾病如风寒感冒,软组织挫、扭伤,落枕,非习惯性便秘等,一个疗程五~七次就足够显效。因此单疗程通常为五~七次:而多疗程通常每个疗程设定为十次。再如熏蒸次数的具体安排是每天一次,还是每天二次?是二天一次,还是三天一次?这完全要视患者的具体情况和病情轻重缓急而定。如患者体质强,而肿痛、拘挛症状又重,急需控制症状减轻痛苦的,第一个疗程可每天早、晚各一次,症状有所减轻后,即重新调整。而虽然症状重但体质算不上壮时,通常一天熏蒸一次即可,切不可操之过急。其次是某人某病应熏蒸一个疗程,还是二个、三个疗程?这虽然可以根据治疗的情况再行确定,但作为一项科学、严谨的治疗手段,在对病情作了比较明确的判定后,是完全可以、也应该有一个总疗程概念的。当然,这个总的治疗方案是可以也应该随着治疗的深入和病情的变化作调整的,但这是二回事。通常,疾病末进入慢性期,一至二个疗程就可有很好效果。但对于缠绵不绝、延续多年的慢性病或脑血管意外之类的难治性疾病的康复治疗,一般就要设定3~5个疗程或更长时间了。再如一、二期高血压,尿毒症病人因不能适宜连续的、强度较高的熏蒸治疗,必须隔日熏蒸,因此,总疗程的设定亦应考虐长一些。第三个问题是疗程之间的调整休息时间多长为宜,通常总疗程在3个以内的,每个疗程的休整时间为5天左右,总疗程在3个以上的,休整时间应在7天或以上;应予说明的是,二个疗程休整时间最低不得少于3天,否则,新的治疗将不会达到预期效果或因熏蒸过度造成机体的损伤。
总之,理想的熏蒸强度是中药熏蒸治疗取得良效的重要因素,掌握控制得当,可使每次熏蒸都能达到良好的治疗效果。其显效的主要表现为:患者情绪轻松,自我感觉良好,自觉症状减轻,睡眠食欲改善,精神饱满,体力较佳;如果不是这样或出现相反情况,如精神不振、有疲劳感等,就是熏蒸过度了,这是应严格防止的。当然,如有新的病情影响当不属此论之范围。
中药熏蒸作为一种独特的治疗方法,自然也有它的局限性,因此,探索并尽可能采取可协同增效的方法联合施治,是医疗发展的必然趋势,在熏蒸方案设计时应予充分考虑。

临床应用

中药熏蒸在久远的年代曾主要用于跌打损伤、皮肤疮疡、妇人阴蚀等病的治疗,后逐步拓展到:内、外、妇、儿、皮肤、五官、骨伤及康复医疗和美容保健等方面,可治疗上述各科的百多种常见病及疑难症。随着近几十年化学药物的兴起和各种先进诊察仪器的大量应用,中药熏蒸的使用范围有所变化,目前主要用在难治性病症的治疗上。如临床常用中药熏蒸治疗风湿、类风湿病,是它们的有力克星。据美国关节基金会有关风湿的划分,将皮肌炎、末稍神经炎,筋膜炎、肌腱炎、肩周炎、痛风症及腱鞘炎等都纳入风湿病的范畴。实践中,中药熏蒸治疗上述疾病都是有效的。传统医学认为:上述疾病主要是风、寒、湿等外邪入侵导致机体气血夫调、阴阳失衡,乃至风邪走窜于肌筋骨节,寒湿凝滞于经络脏腑,从而引起局部和全身的一系列症状。由于风湿病至今病因不甚明了,且缠绵反复,使许多人饱爱折磨,而此类疾病与骨质增生,慢性劳损等可产生一些相似的症状,如:发病部位的炎性改变、肿胀、增生,疼痛、活动受限及受风寒后症状加重等,因而可异病同治:常选用红花,益母草、黄芩、秦艽、威灵仙、透骨草、伸筋草、雷公藤、马钱子或川草乌等随症加减熏蒸外治,同时可选用其它疗法协同增效。
随着人们对中药熏蒸机理认识的加深,中药熏蒸在脑血管意外后遗症的康复医疗方面显示了令人鼓舞的应用前景。
由于物质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和人类寿命的逐渐延长,心脑血管的发病率持续上升,已成为中老年人主要致残和死亡的原因。脑血管意外有出血和缺血两类完全不同的类型,但都可对大脑组织造成程度不等的损伤而留下后遗症,降低了患者的生存质量,甚至可使患者完全失去自理能力。对其后遗症的康复治疗,中药熏蒸显示了良好的效果这是由它的多种作用机理决定的。如通过对头面部的熏蒸,可直接扩张头部血管,促进头部血液循环,增加脑组织的营养供应,改善其代谢环境,促进大脑组织的再生和传导系统联络通路的再建。通过对患肢的熏蒸,既可以舒筋活络,解除患肢的拘挛、增加患肢的血液灌注,促进患肢的新陈代谢、防止废用性萎缩;又可以通过施加于皮肤的温热刺激向大脑皮层传递冲动信号,以激话大脑相应区域功能的觉醒和恢复。这些对于脑血管意外后遗症的康复过程有积极的意义。如同时进行推拿和功能锻炼,则收效更佳。
对肾病尿毒症临床大多以对症治疗为主,尤其是用化学药物和透折技术较难实现治本的目标。以中医中药为主的“全息疗法”是标本兼治,但亦难尽各种疗法之忧。如中药熏蒸药浴疗法在治疗尿毒症方面的独特效果和低廉的费用,无疑是此类病患者的福音。根据传统医药学:辩证论治,标本兼治;急则治标,缓则治本的指导思想,以中药熏蒸、汤药内服等手法进行综合治疗,疗效理想。
肾病尿毒症的表症主要是因肾功能不全导致体内氮质代谢物与尿酸、水份等滞留,造成机体代谢环境的恶化和紊乱,影响细胞的正常代谢直至造成组织和器官的功能障碍,从而产生少尿、浮肿、食欲不振、恶心、呕吐、皮肤干燥、瘙痒等一系列症状。用血液透析、腹膜透析或结肠透析法可迅速有效地清除体内的代谢废物,但其操作的技术性或专用透析机的购置使其难以推广普及。很有意义的是传统医药的先贤和许多目前仍活跃在中医战线上的专家、学者们都敏锐地观察到人的皮肤不但有呼吸、渗透和吸收的功能,而且还有很强的分泌与排泄的功能。如皮肤的汗腺能分泌水份和体内的代谢废物,其机能与肾脏相似,汗腺可以被认为是特种形式的肾脏。肾脏有病变的人,皮肤能代偿性地增加对尿毒和尿酸等废物的拌泄功能,中药熏蒸的大量临床实践使人们逐步认识到被称之为“开鬼门、洁净府”的发汗法可以有效地排出体内的代谢废物与水份,从而减轻或控制尿毒症状,使肾脏减负,十分有利于同时用汤药调理促进其功能的恢复,临床分析亦证实:熏蒸发汗后,血中尿素氰、肌酐及尿酸含量较治疗前明显下降,水肿程度亦明显好转。有人把这种“发汗排毒”的方注和目前临床常用的几种透析技术并列,称为“皮肤透析”。并认为皮肤透析较之上述数种方法有更多的优点,如方法简单、操作容易、效果明显、几乎不会产生副作用,而且费用低廉,大有推广价值。为发挥中药熏蒸的优势,增强发汗效果,临床常用麻黄、桂枝、羌活、独活、泽泻、车前草、金钱草、益母草、淫羊藿、黄芩等辛温、发散、利水、抗炎药以助熏蒸之势。在熏蒸迅速减轻表症的同时再服人参、鳖甲、白术、黄芪、当归、茯苓、麦冬等调理滋补肾阴肾阳,以实现标本兼治的目的。临床还用中药熏蒸法治疗前列腺炎、血栓闭塞性脉管炎、肥胖病、高血压、黄疽性肝炎、骨髓炎等,均收到良好效果。至于用药熏蒸治疗痈疽疮疡及便秘、肛痔、妇人经痛、带下、阴蚀等症,因不走迂途,亦为捷着。
中药熏蒸到底可治哪些病?治多少病?从理认上讲:可操阴阳诸疾之总,对半表半里、内外上下诸多之疾无不可疗之。特别是对病邪隐伏急难外达者;局部之疾药力不易到达者;上下交病不易合治者;内外合病势难兼护者;病起仓率不易急止者;即要祛病又不愿吞服丸、散、丹药者。中药熏蒸当可荐之、用之。
当然,任何一种疗法都有它的最佳适应症,即“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的道理。凡大家者,皆不会固执于一法,偏执于一药。因此,不断探索中药熏蒸的最佳治疗病症、最佳治疗方案乃至最佳治疗效果,乃是临床工作者和诸多有心于中药熏蒸疗法的同仁门任重而道远的任务。

诸法共治

临床治病对患者而言,最希望的是简便廉验,是又快、又好、又省;诸三共治协同增效,是医疗发展的趋势,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体现患者至上的原则。中药熏蒸作为一种独特的治疗手段,其本身就是物理疗法和中药结合的综合疗法,但仅此还不够,所以积极探寻与汤药,与浸渍、与推拿、与小针刀、与牵引、与音乐等多种方法的配合治疗就有很现实的意义。
与汤药共治 药效的产生有赖作用于机体的药物活性成份。一味中药十几种甚至几十种成份,几味复方成份自然就更多了。但不管成份如何多、如何复杂,说到底,也就水溶和脂溶两大类,既不溶于水,又不溶于脂的药物对本疗法而言是没有意义的。从中药熏蒸的角度看:产生治疗作用的主要是药物的挥发性和易挥发性成份;这些成份主要是一些小分子的低级醇、酸、醚、酚以及烯、萜、酯、蒽醌、黄酮类物质,通常具有芳香开窍,醒脑提神、活血化瘀、祛风除湿、通经活络、解痉止痛等功效,而滞留于水中的不挥发或难挥发性成份主要是水溶性维生素、多元醇、羟基酚、高级有机酸(或成盐)、皂甙、生物硷、单、双糖及多糖类物质;这些成份清热解毒、消炎抗敏、补益气血、滋阴补阳、调节增强免疫功能的效果比较突出:很明显,因为熏蒸与汤药发挥作用的成份不同,产生的药理作用自然会有区别。分析药物成份及可能功效并不仅仅是说明内治和外治的区别以及给药方式问题,这里既有给药形式上的内外之分,而更本质的却是:药的成份决定药物的疗效,因此,即是用同一剂方药,其熏蒸外治和汤药内服的联合运仍然是互补增效,这种互补增效是由施药的内,外二个不同方向及药物的二大类互有别的成份发挥双向双重治疗作用产生的。如此产生的效果当然也就不是1+1=2,而是1+1>2。
与渍形共治 中药熏蒸的临床使用常常是先熏蒸后淋洗或浸浴,这就是中药熏蒸和渍形药浴的共治。从熏蒸与汤药共治的药物成份分析可知,这种联用是科学合理、协同增效的。
与小针刀共治 小针刀具有良好松解组织粘连从而实现治痛的作用,是数千年银针技术的重大突破与发展。但实施过程中的行针走刀难免会伤及周围组织和小血管,造成程度不等的出血、瘀血现象,这虽然无损小针刀的功效,但毕竟美中不足。将中药熏蒸和小针刀联用,不但可迅速缓解、消除小针刀的副作用,而且进一步提高了小针刀的治疗效果,是乃锦上添花。
与推拿共治 推拿是籍手法之功与力防治疾病的方法,历史悠久,对治疗和养生保健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在治疗疾病时,由于解除肌肉、肌腱的挛缩状态消耗了施治者诸多功力,也由于挛缩组织的抵抗和疼痛保护反应,往往使推拿难以达到理想的深度。再说,推拿对软组织无菌性炎症的作用也是有限的。用中药熏蒸先行舒筋活血治痛,使肌肉松弛,筋腱柔软,骨骼活络,在此状态再行推拿,功力较易向机体的较深层次传递。松解痉挛与粘连的目的较易实现,有助于治疗效果的提高。
与牵引共治 颈、腰椎骨质增生或腰椎间盘脱出、移位等如压迫神经、血管则会引起一系列症状,临床常用牵引以增大椎间距以解除压迫。但单一牵引状态对病变局部的血液瘀滞,无菌性炎症及肌、腱挛缩、痛疼等无能为力,因此,牵引同时施以熏蒸可明显提高治疗效果,收事半功倍之效。
与音乐共治 音乐有直接、强烈的情感引发作用,对人的精神状态和情绪有很大的影响力,不同的音乐可产生不同的效果。如平稳、柔和、优美的音乐可消除精神紧张、减轻恐惧不安的情绪,起到镇静、松弛和催眠的作用;而活跃、欢快、雄壮、充满激情的音乐不但可振奋人的情绪,而且有良好抑制疼痛的作用。这主要是不良情绪会使痛阈下降。而愉快、兴奋的心情却使痛阈升高。在熏蒸的条件下可十分方便地实施音乐疗法。从而使治疗和康复过程更轻松,更有效。

禁忌症与退病现象

中药熏蒸尤其是全身熏蒸,因为它特殊的治疗环境和治疗因子,因而,凡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心衰、肺心病、体质虚弱、有出血倾向、跌打损伤48小时内、孕妇、结核病等传染病,恶病质及癌症病人,醉酒或饱餐后皆不宜使用。
临床中还发现少数病人在治疗数天症状减轻后又出现症状反而加重的情况,这如果排除了潜在的病因或起初的病情诊断有误因素,就是发生了所谓的退病现象。这种现象只可能出现在缠绵难愈和反复发作的慢性病例上。导致这种现象发生的原因是:由于慢性病一般都会发生一些如增生、粘连、骨化、感觉传导异常或障碍、血管侧枝循环形成等病变现象,这些现象中有的已被机体所适应,在进行有效治疗后,局部病变出现转机,导致原有脆弱的适应性平衡被破坏,此时,可在临床出现症状反而加重,似乎不正常的现象。对此,只要原先的诊断正确,经医生检查又无潜在的病因,那么这种现象就是治疗有效的曙光。因为,痛觉本身是机体的一种保护性反应,也是局部神经传导系统功能存在的信息,继续治疗,疾病就会趋向好转、趋向痊愈,健康就会与你相伴。

综上所述,中药熏蒸是古老的,历经数千年沧桑!中药熏蒸又是年轻的,因为高科技的新一代熏蒸器具为她注入了强大的生命活力!完全可以相信:在未来的岁月里,中药熏蒸这一充满生机和诱惑力的独特疗法,必将以她独特的“活血化瘀治痛”、“驱风散寒活络”、“通调水液输布排泄”和“多途径透皮吸收引药人体”的多重机制所产生的显著、强大、持久的生理、药理效应,为人民大众的休闲保健、康复医疗,为中医中药明天的辉煌再谱新章。

摘自《’99南京 中国 ·澳大利亚自然医学学术研讨会 论文集》

作者:刘祥  江苏省盐城药品监督管理局  224001


2018年 6月19日

联系我们

联系人:聂先生

手机:13808860992

电话:020-87670379

邮箱:kabo@hongguangguangbo.com

地址: 广州市工业大道南新隆工业区、佛山市南海区狮山镇莲塘工业区1号

关闭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